【高中组】 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获奖作品选刊

神马作文网 91 0

【高中组】 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获奖作品选刊  高中作文 第1张

【高中组】 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获奖作品选刊  高中作文 第2张

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获奖作品选刊

【高中组】

由《作文新天地》编辑部与浙江省写作学会于2022年4月联合发起举办、以“温暖”为主题的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评选结果已揭晓。其中,高中组评出一、二、三等奖共35名。本期特选刊优秀获奖作品4篇,以飨读者。

暖 阳

罗沛霖

浙江省嘉兴高级中学高三(13)班

干冷的风呼呼地刮过光秃的树干,雪花若有似无地在空中飞扬。一抹白得耀眼的阳光从东边天空升起,懒洋洋地照在“幸福养老院”的门匾上,竟使得这几个斑驳的大字也变得熠熠生辉。

“纪叔,快尝尝这个猕猴桃,熟透了,酸酸甜甜的,最适合您这种牙口不好的人了。”

“哎哎,好,劳烦你了。”被称作纪叔的大伯笑眯眯地接过了护工小楚递来的水果。

老纪年逾古稀,鼻梁上架着厚重的老花镜,时常扶着老花镜眯眼看报。

听说老纪年轻时当过兵,圆圆的脑袋常年留着板寸头,挺直的腰板像笔直的白杨树。

老纪是个和蔼的人,脸上常常挂着笑。他笑起来时皱纹堆在一起,越发衬得他一脸的慈祥。

听别的老人说,老纪是养老院的风云人物。他曾经当过兵,是狙击营一等一的好手。

“老纪,给大家伙显一个呗?”总有人如此调侃道。

“老了老了,眼也花了,手也抖了,不服老不行咯。”老纪打着哈哈。

关于为什么不再拿枪,外人不知,老纪也一直秘而不宣。

老纪有个战友老宋。

五十年前,在老纪还是小纪的时候,老宋是他的班长。

二人都是头号种子兵,被人戏称“五连双雄”。

他俩并肩作战,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出生入死,在祖国边境线上抛头颅、洒热血。

他们是和风,吹过边疆同胞的心。

一晃五年,二人也该退伍了。

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,意外突发:老宋为解救被歹徒劫持的人质,激进突围。最后,人质是救出来了,老宋手腕上却挨了一枪,从此生活都成了问题。

每次老纪看着自己战友颤颤巍巍、连筷子都拿不稳的时候,总也忍不住去问:“值吗?后悔吗?为了素不相识的人,再也不能拿起心爱的狙击枪,甚至不能好好生活……”

老宋挠了挠头,嘿嘿一笑:“可是换来了人家一条命啊。”

当天晚上,老纪在床上翻来覆去,总也睡不着。

多年前老宋在惊魂一刻扑出去救回人质的身影常常浮现在眼前。那颗子弹击穿老宋手腕划出一道血线,那抹红色是他这辈子见过最鲜艳的颜色。

被救回来的人质叫阿江,是一名山区支教老师。

前来探望之时,他为老宋带了一束花、一篮水果。老宋说,这是他闻过的最温暖的味道。

十年饮冰,少年热血难凉。

又过了数月,老宋的伤好了大半,二人也光荣退伍。

临走前老宋偷偷地去看了阿江。

他说他看到了阿江上课时眼里的热忱,孩子们的眼里满是对知识热烈的渴望。这满溢的炽热仿佛能够烫伤山林的草木,往城市的边界烧出一条弯路。

那天的阳光很暖,破云而出,穿透了老纪的迷茫。

按理说军人退伍后待遇不差,老纪该活得有滋有味才对。

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称,老纪是他们之中活得最“抠门”的一个。问他钱去哪里了,他也不说,只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众人不明就里,还以为是他找了相好,也都散了。

但是多少年过去了,老纪始终孤身一人,无儿无女,也没个伴儿。

大家虽感奇怪,但也不好刨根问底——这是一个秘密,一个除了老纪自己无人知晓的秘密。

每当月底补助金发到老纪账户之时,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地方,便又多了几个背上新书包、得到崭新课本的孩子。

这些孩子的一生,将被这一束暖阳照亮。

“纪叔,这个力道可以吗?”唤作小楚的年轻人正为老纪捶着腿。

老纪却并未作答,只是眼角噙着笑,眯眼看着他。

“纪叔!”小楚试探性地又叫了声。

“小楚啊,原来你们班上的小许现在怎么样啦?”老纪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。

“啊,您说小许啊,他考了研究生,现在给人做实验助手哩!”小楚愣了愣,却并不怎么惊讶。

“哎呀,小楚!你说说你,本来你也可以和小许、阿城他们一样去读个博士,做个有志青年。你呢!好不容易从大山里走出来,非要当个护工来照顾我这糟老头子……”老纪叹了口气。

“可不准您这么说自己!”小楚调笑道,“要不是当初您供我们这帮人去上学……”

“哎哎哎!好汉不提当年勇,过去的事都过去了!”老纪一摆手,“我一个老头花不了多少钱,反倒是你们这帮娃娃,能帮一个是一个……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是我在资助的?我明明匿名了啊!”

“江老师说的。”小楚挑了挑眉,说道。

老纪猝然睁大了双眼:“啊,是他!肯定是李老头给阿江走漏的风声!没想到阿江竟然分配到了你们班当老师……”

“那您又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呢?”小楚按捺不住地问道。

老纪讪笑了一下:“你一来我就知道啦,圆圆的眼睛跟小时候一模一样!”

“不会吧?……”小楚犹豫了一下。

老纪挪了挪位置:“更重要的一点,你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,善良得跟我见到你那天的阳光一样,暖洋洋的。”

小楚展颜:“那是因为,我受到您资助的那一天,阳光也是如此明媚,穿破了一切时光的阻隔。这份温暖足以融化冬天的积雪、驱散心中的阴霾。”

说笑间,一束破云而出的阳光,穿透了众人心中的迷障。从老宋到阿江,从老纪到小楚……薪火相传,生生不息。

指导教师:鲍周生

外公家门前的青石板

蔡姗妤

浙江省缙云县工艺美术学校21美1班

外公家门口有一块大大的青石板:夏天的傍晚泼上两遍井水,家门口就是乘凉的最佳地点;冬天垫上两块不要的布头,只需稍坐一会儿,腚子就暖烘烘的,一点儿也不冷。

外公对这块青石板很是满意,虽然它只是一块大石头。青石板是村里铺场院的时候留下来的废料,不多不少,只剩下这一块,好像命中注定似的。因为外公在施工的时候免费出了不少力,工头说送给他垫垫门口的低处,所以这块原本凹凸不平被视为废料的大石头就这样来到了外公家。

青石板刚来家的那几天,外公在门口扫地的时候,时不时地盯着这块废料看,想着怎么才能变废为宝,发挥它的最大作用。这是外公的常用手段,生活中的小物件到了外公手里,总是格外够本儿。终于,在几天敲敲打打的修整过后,一块平整的青石板放在了家门口最适合它落座的地方,就此,它一直看着家里的人进进出出、门口的灯开开关关,一年又一年。

刚来到外公家的时候,我淘气至极,认为是父母不要我才被“发配”到村里来上学的。刚来那几天,外公经常叫我陪他在青石板上坐一会儿,看着场院里的人来来往往,一边看一边和我说:谁谁是村里的一把好手,几亩田的水稻他一个人就能收割;谁谁又是孝顺的人,家里的老人瘫痪在床好几年一个褥疮也没长。说着说着,外公就转头问我有什么特长。我挠了挠脑袋,啥也说不上来。我真心觉得自己没什么优点,从小到大也没人说过我有优点。但是仅仅相处了几天的外公郑重其事地说我有优点。当时的我很惊奇,瞪大了眼睛,聚精会神地听外公说出我的第一个优点。外公说:“你特别喜欢看书,昨天是不是把外婆点炉子引火的书拿去看了?害得外婆总也找不到引火的东西,差点耽误你吃早饭上学。”这个时候外婆正好从外面走进屋来,我和外公顽皮地对视一眼,“哈哈哈”笑得前仰后合。

那次以后,我就觉得“下放”农村也挺好的。那段日子我坐在教室里,总喜欢翘着一条椅子腿,因此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摔倒过,真的好丢人。回家后,我把诸如此类的所有烦心事告诉外公,他总是响亮地说:“这都不是事!”至此,在家写作业的椅子换成了青石板,我在青石板上写作业、看书、吃饭、和外公闲聊,再也没有翘过一次椅子腿,总是坐得端端正正。

村里的人也总是喜欢在外公家的青石板上坐一会儿,它好像有一股魔力,人一坐上去,肚子里的委屈就往上冒。我见过外婆坐在青石板上劝哭哭啼啼的阿姨,看到过外公坐在青石板上与脚底下扔满烟头的叔叔说话,还时常有托付在我家的牙牙学语的小娃娃在青石板上爬来爬去,一次也没摔过。甚至,我觉得,外公家的青石板所积累的间接社会经验可比我丰富多了。

可是,有一天,我正坐在青石板上,却觉得很不舒服,坐立不安。不过不一会儿,这样的感觉就没了,因为我老远就看到外公拎着满满的一篮子菜从集市回来,我还对着他笑,心里想着今天又可以吃好吃的了。可是等外公走到跟前,我才察觉不对:他的脸涨得通红,呼出的气长、吸进的气短,还特别地急促。突然,他手中的菜篮子摔在了地上,接着,外公也重重摔在了地上,他后脑勺磕出了一个很大的包。众人慌忙把他扶到青石板上坐下,可是任大家怎么拍打、喂药、喂水,都阻止不住他体温的消失。

突发心脏病的外公就这样走了,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,他和那块永远沉默的青石板一样了。我很后悔,当初我怎么就没上去迎接他,也许我上前接过那一菜篮子的重量,外公就不会憋着一口气提重物而引发心脏病了。

外公去世了,外婆被接到了儿女家,那幢老屋里的人就这样散了。

很多年后,我回外公的老屋收拾东西,可是外公家门口那块青石板的模样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,它依旧稳稳当当、端端正正地横卧着,谁要是想在它身上歇歇脚,它也从不拒绝。我盯着屋门,仿佛下一秒开门的“吱呀”声就能传来,外公就会走出来和我说话,说他新发现的我的优点,也会告诉我及时和烦恼的事说“拜拜”。虽然外公陪伴我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他温暖了我此后的人生。

指导教师:朱琳央

花看半开,琴晓余音

郑小鱼

浙江省乐清市知临中学高一奥(6)班

北岛说,玻璃晴朗,橘子辉煌,一颗星星刹住了脚,照亮了你我。

我们试图去描述浪漫主义,“浪漫主义运动之父”卢梭认为,它是理解驱动你自己生命的各种力量,以赛亚·伯林在《浪漫主义的根源》一书中写道:“它是怀旧,是幻想,是迷醉的梦,是甜美的忧郁和苦涩的忧郁……”

“海压竹枝低复举,风吹山角晦还明。”无数浪漫主义者,追逐着温暖,寻索着微光。

浪漫是席慕蓉笔下的“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”。清晨的自然醒,一地的落花,远远一道曙光悠悠地悬在撒满海盐的晴空,酿成橘子汽水味的斑驳,身旁一声声“吃了吗?您!”的寒暄……日常早晨的一幕幕在我脑海放电影似的缓缓流过。小孩被母亲催促着将鸡蛋一股脑儿塞进嘴里,一家人说说笑笑吃着糯米饭,小摊阿姨急忙往油锅里下油条,枝头的麻雀、路旁的野猫、水泄不通的马路,勾勒出了我记忆里小城的模样。听,那声声温暖回荡在大街小巷,穿过了青瓦楼台,氤氲于绿水青山之间,慰藉了岁月,驻留了时光……

从清晨到傍晚,从山野到书房。阳光依偎着大地,诉说着刻骨铭心、来日方长。

到了傍晚,我更羡慕街边茶亭老人的目光,只一闪,便觉日月悠长,山河无恙。手摇蒲扇,口叨家常。晚霞在明净的天空里燃烧,远离喧嚣的人群,听船歌声声慢,看白鹭一行,叹多少柔情落江南。即使是细雨湿了草色、微风缠了花枝,也能于庸碌日常之中寻得安宁。脑海中渐渐浮现出谢朓那句“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”。

霓虹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,光影连成一片,挨家挨户都响着蒜片儿下进油锅发出的“嗞嗞”声,紧接着是一串满是烟火味的香气。嗯,是家的味道,是温暖的味道。

夕阳映红了晚霞,映红了来来往往行人的衣袖。天色暗了下来,直到夕光隐匿到山的那边。

午夜街头的昏黄灯光,照亮了坎坷路上成双成对的行人。夜阑的街头,依旧热闹。

白天原本水泄不通的街口,在半夜也没有放下忙碌。与白天截然不同,深夜的街口摆满了小摊,卖油炸物的、卖小笼包的、卖鸭头的,令人目不暇接。那天我看到在最深最深的夜里,街口热闹的景象。那些脚踏着光阴,走过一座座城市的人,深夜在小摊借得一丝温暖,忽然明白了每个人都在负重前行。回头,又不得不感叹,人生漫长,苦多乐少,温暖的背后,总有人在负重前行。

亿万年前的星光没有被黑暗吞噬,而是穿越时空来到我的面前。理想的遥远与现实的迫近,又让我们不断地去感受生活的温度。

这是我的生活,也是我们的生活。不需要全心去寻找温暖,只要能花看半开、琴晓余音。我知道我一直在温暖之中,哪怕如苏轼所云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”,我们的身后,永远有一座温暖的城。

浪漫主义,我想,它会像远古的西西弗斯,即使每天重复着辛苦却无法完成的工作,仍然在下山之时趁着间隙捉一只蝴蝶快乐地玩赏,至少在这个片刻,他是快乐的。人生最后的结局,幸福或不幸福也许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面向幸福的姿态,以及追求幸福的快乐。这或许也是一种浪漫吧。

永远不应该失去发芽的希望,原始人钻木取火,如今家人闲坐灯下相亲相爱。我们追寻的不仅仅是物质的温暖,更是精神世界的温暖。

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向何方,但我们已经在路上。在抬脚的那一瞬,便要走对了方向。

指导教师:韩辉

踏着芳草寻温暖

谢佳聪

浙江省余姚市高风中学高一(1)班

久居都市的心饱受了紧张与困窘,以至有一种像在迂回颠簸的山路上行车想要逃离的感觉。逃开那阴冷的混凝土,逃开那无聊的电视节目,甚至逃离那些热切关注我的期待目光,还有丢掉那无用的躯壳。我想做一只苍鹰,能飞翔在自由的天空;做不成苍鹰,就做一株狼毒花吧!至少可以平凡到别人不屑打扰。我迫切地想去草原,亲近草原。

草原是平静的,它有自己辽阔和茫茫的白驹,几乎无须睁开眼看看来者,便算定他必会被自己所倾倒,普天之下,仿佛都是凝固了的风景。当我们驱车在草原上飞驰时,被惊动的却只有身后飞起的些许沙尘。草,那笼盖四野的草;绿,那生机盎然的绿啊!眺望那被苍色欲流、绿波翻涌尽情挥洒过,并以柔和而连绵的线条所勾勒出的远山;嗅着这泥土与青草的芳香混合成的最廉价却又最易醉人的空气。远处野马悠闲的身影,穿梭于云朵投下的阴影间。此刻的我只愿化作空气,融入这蓝天碧草之间。躺在绿草茵茵的大地间,不时聆听大自然那高亢明亮的乐曲,抑或是俯身看那婀娜多姿的花儿翩翩起舞,不时抬头望着悠悠白云,一晃便丢弃了内心的彷徨与无奈。

草原的美,不但蕴于静,也蕴于瞬息万变之间。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消了我们上午的行程,大家聚在蒙古包里喝着茶,人人心头一团火气,为草原的不解风情而抱怨。雨过天晴,我走出蒙古包,发现天边竟然悬着一道淡雅的彩虹,就那么干脆地在明朗的天空中画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半圆。我望着它,惊讶于它让人怦然心动的美,竟几乎要掉下泪来。好久没有这种贴近自然的感受了,从何时来,又是在何时离去的呢?每日忙于学习,心里对于大自然的那份眷恋,竟渐渐忘却了!我转向天际,黄昏的草原正敞开襟怀,纳进那硕大的金黄太阳,整个草原一片生机勃勃,却又万籁俱寂。这大概是草原一手营造的美景吧?为的是引导我们心中奏响震撼心灵的乐章——到底是我们发现了草原的温存可栖呢,还是草原终于发现我们的孤独无奈?我笑着摇摇头,仿佛寻找到了那断了线的风筝,抓住了一道阳光,仿佛平生第一次感到胸襟的轻快。

草原或动或静,都以它的温存与博大印证着生命的生生不息。或许,每个人都该有一片自然——属于自己的生命之源。生活,可以忙碌到夜以继日让人无法喘息;心灵,可能麻木得听不见自己的声音;人,也可以把自己关在四面冰冷的泥墙房间里。但,无论如何都阻隔不了生命之源对本能的呼唤。来到草原的我意在追寻一道于深灰色中闪耀的光明,遇见风景,更是遇见更好的自己。

我那定格于平凡的影子,是否已经离去,无关紧要。且让我的心灵留在这广阔的草原吧,在这里亲近纯净。那霏霏细雨又在不觉间洒下,宛如一片朦胧的烟雾,遮掩了绵延千里的草原……

指导教师:刘秀

精彩回顾

首届“浙江省校园作文大赛”获奖名单出炉!

扫码关注我们

标签: 高中作文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